第一百二十五章 丹宴(2/2)

姜灵鱼,还有三个小豆丁一起进了门,一进门便看到正在混吃混喝的戚某人。

“大人,我改名了,我现在叫姜灵鱼。”

“想明白了?”

姜灵鱼听出了戚笼对方话中之意,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想好了。”

戚笼上下打量他几眼,道:“想好了便去做,现在的你,倒是有点继承那口剑的资格了。”

两个小豆丁则凑了过来,好奇的看着他,道:“小妖怪,这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大人?”

戚笼看向二小姑娘,法力没到真神境,但仙根仙骨,天资好的不可思议,而且与眼角眉梢与宁红宁尘有点像。

宁家第三代么。

戚笼又看向另一个更矮的小豆丁,这个小豆丁更矮,而且正百无聊赖的打着哈切。

‘嗯?菩萨。’

戚笼精神一扫,便发现这个小豆丁法力强的恐怖,而且上、中、下三个丹田中,都有一尊菩萨坐镇,佛力光照四方,好似大日,这不是一般的菩萨,而是佛陀级别的菩萨,也就是俗称的大菩萨。

三尊菩萨一老、一中年、一少,不同气质,却具是眼前豆丁的面孔。

只听过三世佛的,没听说过还有三世菩萨的说法。

“看什么看!”

小豆丁撇了戚笼一眼,戚笼的精神感应顿时消失了,然而这下轮到小豆丁惊讶了。

“我怎么在你身上闻到了秃驴的气息?你是不对,你不是秃驴。”

“哈哈,我喝酒吃肉、杀人放火,怎么会是秃驴。”戚笼哈哈一笑,道:“这两位应该是宁家的后代,这一位怎么称呼?”

姜灵鱼连忙介绍道:“大人,这是宁鸳、宁鸯,是宁真人的孙女,这位则是纪小灵,是中土来的剑仙。”

“剑仙?”

戚笼诧异道,意识到自己走眼了,本以为对方是佛门某位大佬转世,没想到却是出身剑仙一脉,再一次上下打量着她。

“你的剑呢?”

“你想尝尝吗?”纪小灵冷哼一声,甩了戚笼一个白眼,走到另一个座位坐下,招来童子,一脸期待的问:“你们家丹宴的丹药,能打包带走吗?”

“哇,纪小灵小女贼,不仅吃,还想着打包!休想!”两个孙女连忙追了过去。

“大人,”姜灵鱼坐在戚笼身边,嘴巴张了张,想把老蚌一事将给戚笼听,不过戚笼似是看出对方想要说些什么,洒脱的一笑。

“小子,看来你还是没想明白,有些东西,只能是你自己去做的,别人说什么也无法感同身受,不如饮酒,不如饮酒。”

姜灵鱼桌前‘咚’的一声,多了一坛酒。

“来,陪我喝上一杯。”

戚笼一口干了一坛酒,满意的擦了擦嘴角,长叹一声,“果然是灵丹配酒,越喝越有,我的灵丹呢!”

童子连忙小跑过来,看起来他也是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,才选好了丹药。

“黄芽黄芽应钟律,天地藏之号真一,但向华池御得春,万物全胎始花实。客人,这是上九品黄牙丹,是天池九丹之一,服之能在下丹田开辟一座华池,日夜滋养肉身。”

“这丹挑的不错,”戚笼满意。

童子顿时松了口气。

就在戚笼嗑药嗑的精气神足,越嗑越精神的关口,一道强横的气息丝毫没有掩饰的冲了进来,然后光芒一闪,化作一位面色阴沉的中年人,这一位的气息明显强于一般真神,单是站在原地,便让人感觉是直面后天大道本体一般。

‘这种感觉,是凝炼了道果的真神!’

戚笼并没有停止嗑药,在宁乞道的老巢,别说道果真神,便是神仙降临都无多大用,而且看对方这姿态,似乎也不是来找宁真人麻烦的。

“那是谁?”

“你不认识?石霸神君的二弟子,石敢当啊。”

石霸神君?

戚笼听说过这个名号,海外万石岛岛主、石中国国君,也是西海横霸一方的强人,曾在百年前挑战宁乞道,被其打成重伤,也不知如今伤好了没。

石破天径直走到角落一个不起眼的位置,那里坐着一个面目陌生的道人,眼神闪烁。

好半晌,那道人才叹了口气,将手一抹,露出一张年轻的脸。

“见过师兄。”